如何评价韩剧《信号signal》的结局?

奔向复制彼岸

奔向复制彼岸

先看解析:历史从某个时间断掉,继续的可能有无数种。李材韩警官只要死亡就会前推甚至到1989年的话,对于朴海英而言现实是一直停滞不前或者进展缓慢的,而李材韩则有很多机会改正错误或者重新“练小号”,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开放式结局。当然,如果我的分析脑洞正确,这个结局也符合。

纵观整剧,是韩国除了爱情片以外最擅长的犯罪类题材,真实事件改变也是韩国犯罪片的惯用伎俩,前有《素媛》《熔炉》《那个人的声音》等等等等,第二个连环杀人案已经是TVN第二次使用这个题材了。不过熟练工确实技艺非凡,节奏无比紧凑,几乎每70分钟都足以做成电影。

演员演技之类的不想多数,反正很多情节我感动得不要不要的。电视剧中也有少数略显的说不通的情节,不过瑕不掩瑜,这确实是我目前看过的最好的犯罪片,在剪辑处理和剧本上,《心理罪》还有很多要学习的。说到剪辑了,4:3与16:9混合使用真是神来之笔。

很多人纠结在平行时空之类的问题上,其实在我看来是没有必要的。原剧的核心观点是现代人的眼光看历史悬案,剧的背景是用电视剧的形式展现韩国历史上最恶劣的案件,从韩国历来的人文犯罪片来考虑,编剧只是想让大家感受犯罪,感受人文情怀,而非科幻片。所以,李材韩和朴海英等一票警官都是韩国的对历史的忏悔和对警察的理想,即,不存在什么平行时空,他们只是想一觉醒来发现噩梦并不存在,正义的警察改写了历史。

失了轻描淡写

失了轻描淡写

“死而复生”是“穿越剧”中控制观众感情的一大卖点,《信号》中的车秀贤和朴海英都借助“穿越”逃离死劫,而李材韩究竟有没有死,成为了《信号》从始至终的一个最大的悬念。

编剧金恩熙最终用一个开放式结局,巧妙又不落俗套的解决了这个问题,并且进一步升华主旨“不放弃希望努力下去,未来终有改变的可能”,让观众深深陷入该剧魔咒。

该剧是一部一旦开追就停不下来的超刺激悬疑剧,从第一集起呈现给观众的是“电影的既视感”,以平行时空为概念,通过一部老式对讲机连通两个不同时空,悬念不仅仅是案件本身,还有因为两个时空的连接不断改变的历史,甚至是连接本身都充满着神秘的变数。剧集每集60分钟,但紧张的故事情节和演员们出色的演技,使这部16集的作品分分钟比拟电影,让观众无法轻易的移开视线。

[已注销]

[已注销]

这看似没有结果的结局却给了最好的答案,交待清楚了主题思想。

故事的最后三个人都死了,朴海英可能是最后死的,死亡时间是晚上11:23。他通话的对象是李材韩,他给了李材韩提示,然后朴海英死了。2000年的李材韩找到徐亨俊的尸体后在11:23分联系到了最初的朴海英,也就是最早出现在第一集刚涉入小姑娘失踪案时效的朴海英。于是,朴海英开始了通话机联系。相反,2000年的李材韩走完了他的通话机之旅。

整个故事很可能循环了很多次,所以李材韩知道他们之间的模式:如果有一方死了,那么自己下一次通话时很可能遇到的是循环起点的对方。对李材韩来说,他的起点是1989年南京畿杀人案,结束是2000年的小姑娘失踪案。而对于朴海英来说,他的时间就是2015年小姑娘失踪案时效结束前几日到去疗养院救李材韩那天为止。

所以这是一个封闭的循环,他们永远被困在这几个案子里,区别在于很可能他们每次的手法不一样,从而导致了不同的结果。但结局是注定的,就是他们最后一起死在议员派来的杀手手里。

这个循环的意义在于,尽管他们的结局每次都一样,但他们没有放弃反抗的努力和希望。他们的希望在于,假如他们在某一次循环中可以彻底抓住议员,比如磁碟上的信息不被删了而是曝光,那么他们也许就可以彻底打破这个循环,从既定的命运中挣脱出来。就像西西弗斯一样无望而认真地履行自己的命运。

这可能便是主创想要传达的现实信念:面对看似无法战胜的权贵,只要不放弃,就可以做到改变,就会有希望。如果能穿越于过去与未来之间,也许能拯救无辜的生命,也能保护善良正直的人们,惩恶扬善。

推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