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第40回分析

飞翔的翅膀

飞翔的翅膀

红楼梦》第四十回为《史太君两宴大观园 金鸳鸯三宣牙牌令》,讲的是刘姥姥进大观园,贾母在大观园里宴请众人的时候行的酒令。

这一回就是:刘姥姥插了一头的花,让他们带着去游大观园了,第一个就到潇湘馆,林黛玉的地方。林姑娘的香闺这么高雅,插了一头花的乡下老太婆到这里,不觉得有点格格不入吗?

她把这种原始的生命带进了大观园,好像外面吹进去的一阵新鲜的风。她到了那里,看到了黛玉的书房,满桌子的书,刘姥姥就问这是哪位哥儿的书房?贾母就讲了,这是我外孙女儿的屋子。老太太一来,就看到黛玉那个窗子的纱旧了,她就吩咐王熙凤,把窗纱换掉吧!怎么换?在这个地方看出了贾母的品位可不平常。

王熙凤说我们库里面,还有那些蝉翼纱拿来换吧。蝉翼纱,听起来很好听,蝉的翅膀不是半透明的嘛,那种纱很薄、半透明、很漂亮的。贾母说:你这是没见过世面,这哪叫蝉翼纱,叫软烟罗。

贾府用的是软烟罗、霞影纱,他们吃的、穿的、用的都到顶了。贾母说这窗外的竹子已经是绿的了,用绿纱糊上反而不配,要银红色的,贾母这么一配,非常漂亮。这个老太太,有她一定的修养和品位的。

刘姥姥跟贾母讲,你是享福的人。贾母说:“闷了时和这些孙子孙女儿顽笑一回就完了。”看她的态度,真是个会享福的人。过贫穷的日子当然很艰难,富贵的日子也要会过,一个人能够受富贵也不容易。光有钱,不会过日子也不行。贾母会过日子,她是享尽福气的这么一个老太太,非常典型的能够受富贵,也能耐贫穷。

曹雪芹总在特定的一刻,把一个人物的个性一下子放大出来,看见更深刻、更完整的面向,那个角色也就圆润起来了,在曹雪芹的眼中很少对人做绝对的批判,即使对人批判,也非常微妙,非常含蓄地在某个地方显现出来。

像贾母这样子的人,如果以阶级斗争来讲,这个老太太可说是资产阶级到顶的,封建思想到顶的,曹雪芹没有特别强调什么,写平常的生活,如实而自然。

贾母兴致好,吃饭的时候还要行酒令的,这是他们生活的乐趣之一。行酒令讲究押韵,从诗、词、曲这些引用出来。每个人都要讲,讲了之后要喝杯酒。“金鸳鸯三宣牙牌令”,牙牌就是我们现在说的骨牌,现在还用来推牌九。一副牌它有三张,一拿来就得讲出名堂,诗、词或是一些俗语。

行酒令,行得这么热闹,这就是盛,这就是繁华。曹雪芹写《红楼梦》很多场面是他见过的,所以想得起来这些,行酒令、作诗,那个时候曹家的生活,跟这个很相近。

扩展资料:

《红楼梦》共一百二十回,前八十回由

雪落成殇

雪落成殇

《红楼梦》第四十回 史太君两宴大观园 金鸳鸯三宣牙牌令

史太君两宴大观园,金鸳鸯三宣牙牌令,那是刘姥姥的正戏,一园子的人都让她给盖了,她不慌不忙,不卑不亢,诙谐但不荒诞,随和但不下作。曹雪芹虽用重笔,一分一毫却都掌握得轻巧,其实这样的人物是很容易写着写着写坏了而让人讨厌的。贾母事后让鸳鸯过来送衣服,凤姐又给了她半炕东西,也是侧写刘姥姥为人,曹雪芹善于借力打力,贾母和凤姐这两人是有经历的,所以知道刘姥姥的好处。凤姐年轻心高,一开始瞧不上刘姥姥,后来知道抱了大姐儿让她取名字,可见凤姐也是巨眼,事实证明刘姥姥确是托孤的人。而大观园里的公子小姐没看过别人眉眼高低,是领会不了刘姥姥的。所以黛玉要嘲笑她是“母蝗虫”,并非是黛玉不善良,只是不懂事,学生腔而已我想到了曹雪芹《红楼梦》开篇的四句诗:“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这个选自第40回《史太君两宴大观园,金鸳鸯三宣牙牌令》中的宴席场面,其聚焦人物刘姥姥,不正是喜剧中的悲剧人物吗?一方面她凭借着扭曲和丑化自身的方法来讨得主子们的欢欣,实在令人生厌;另一方面她能与贾府中的金枝玉叶同餐共饮,敢与贾母说笑打趣,并不是她刘姥姥有什么能耐,正是恰好填补了主子们的精神空虚,是主子们的取笑工具,读过《红楼梦》的人都知道,这是刘姥姥二进大观园。第一次来时,被王熙凤简单打发了,而这第二次来,正赶上贾母要找个上年级的人说说话,要不然,同样会被打发开去的。从这一点来看,又让人同情。因此,“这笑”是含泪的笑,表现了作者鲜明的爱憎;这“笑”中反映的正是阶级对立,是等级制度。即使同为贾府中人,主人们是放荡不羁的笑,而仆人们只能是有节制的笑,因此这“笑”又是讽刺的笑,反映了深刻的思想主题。。

第四十回 史太君两宴大观园 金鸳鸯三宣牙牌令简介

贾母王夫人商议给史湘云还席。李纨准备游园东西,刘姥姥上大观楼缀锦阁观看了一番。贾母拣大红菊花簪于头上,凤姐给刘姥姥插了一头菊花。

刘姥姥夸大观园竟比画儿还强十倍,贾母叫惜春画大观园。刘姥姥夸惜春能干。

贾母领刘姥姥先来潇湘馆,刘姥姥误认为是公子书房。来到蘅芜苑,贾母夸宝钗太老实,要为宝钗收拾房子,叫鸳鸯取东西来放。在藕香榭吃酒行令。刘姥姥欲退席回家而不得。黛玉行令时无意说“牡丹亭”、“西湘记”中两句词曲。

冬藏春生00

冬藏春生00

这段文字写()和有拿()取乐,目的是为了讨好让大家开心

lkk7879

lkk7879

红楼梦第40回:史太君两宴大观园,金鸳鸯三宣牙牌令

《红楼梦》第四十回为《史太君两宴大观园 金鸳鸯三宣牙牌令》,讲的是刘姥姥进大观园,贾母在大观园里宴请众人的时候行的酒令。

这一回就是:刘姥姥插了一头的花,让他们带着去游大观园了,第一个就到潇湘馆,林黛玉的地方。林姑娘的香闺这么高雅,插了一头花的乡下老太婆到这里,不觉得有点格格不入吗?

她把这种原始的生命带进了大观园,好像外面吹进去的一阵新鲜的风。她到了那里,看到了黛玉的书房,满桌子的书,刘姥姥就问这是哪位哥儿的书房?贾母就讲了,这是我外孙女儿的屋子。老太太一来,就看到黛玉那个窗子的纱旧了,她就吩咐王熙凤,把窗纱换掉吧!怎么换?在这个地方看出了贾母的品位可不平常。

王熙凤说我们库里面,还有那些蝉翼纱拿来换吧。蝉翼纱,听起来很好听,蝉的翅膀不是半透明的嘛,那种纱很薄、半透明、很漂亮的。贾母说:你这是没见过世面,这哪叫蝉翼纱,叫软烟罗。

贾府用的是软烟罗、霞影纱,他们吃的、穿的、用的都到顶了。贾母说这窗外的竹子已经是绿的了,用绿纱糊上反而不配,要银红色的,贾母这么一配,非常漂亮。这个老太太,有她一定的修养和品位的。

刘姥姥跟贾母讲,你是享福的人。贾母说:“闷了时和这些孙子孙女儿顽笑一回就完了。”看她的态度,真是个会享福的人。过贫穷的日子当然很艰难,富贵的日子也要会过,一个人能够受富贵也不容易。光有钱,不会过日子也不行。贾母会过日子,她是享尽福气的这么一个老太太,非常典型的能够受富贵,也能耐贫穷。

曹雪芹总在特定的一刻,把一个人物的个性一下子放大出来,看见更深刻、更完整的面向,那个角色也就圆润起来了,在曹雪芹的眼中很少对人做绝对的批判,即使对人批判,也非常微妙,非常含蓄地在某个地方显现出来。

像贾母这样子的人,如果以阶级斗争来讲,这个老太太可说是资产阶级到顶的,封建思想到顶的,曹雪芹没有特别强调什么,写平常的生活,如实而自然。

贾母兴致好,吃饭的时候还要行酒令的,这是他们生活的乐趣之一。行酒令讲究押韵,从诗、词、曲这些引用出来。每个人都要讲,讲了之后要喝杯酒。“金鸳鸯三宣牙牌令”,牙牌就是我们现在说的骨牌,现在还用来推牌九。一副牌它有三张,一拿来就得讲出名堂,诗、词或是一些俗语。

行酒令,行得这么热闹,这就是盛,这就是繁华。曹雪芹写《红楼梦》很多场面是他见过的,所以想得起来这些,行酒令、作诗,那个时候曹家的生活,跟这个很相近。

扩展资料:

《红楼梦》共一百二十回,前八十回由清代曹雪芹著,后四十回由无名氏续、继而有程伟元、高鹗整理而成。《红楼梦》是十八世纪中期出现的最优秀的一部古典小说,具有深刻的思想意义和高度的艺术成就。

它以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的兴衰为背景,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爱情悲剧为主线,着重描写贾家荣、宁二府由盛到衰的过程,揭露了地主阶级贵族集团的荒淫腐败、互相倾轧,暴露出他们残酷剥削和压迫劳动人民的罪恶。

歌颂地主阶级中具有叛逆精神的青年和某些奴仆的反抗行为,广泛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矛盾和阶级斗争,对封建礼教等地主阶级传统思想进行了批判,但也反映了作者想为封建制度“补天”的幻想和某些虚无主义思想。

参考资料来源:

参考资料来源:

推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