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网红papi酱将被广电封杀?

Miss Q

Miss Q

好吧,大跌眼镜! 恭喜papi酱成功兑现网红的经济价值。 恭喜上海丽人丽妆化妆品有限公司,勇气可嘉,而且现在开淘宝店的真是有钱、敢玩. 本人原以为广告主会跑光,判断错误,谢谢大家路过观看 。 ---------------------------------------------------- 广电并没有准备干死你。他就是釜底抽薪,掐掉你赚钱的可能性。这个时间也是有选择的——papi酱获得风投以后,一个月准备时间,然后搞广告拍卖。 广电的内心OS是:什么?我XXX(不能说的词)??你XXX(不能说的词)的准备搞广告拍卖?你怎么不上天呢?捏死她! 广告拍卖众所周知,是央视爷的赚钱方法,新媒体的崛起,本来就是广电他们的眼中钉。 话说,广电,全称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大家琢磨一下,新闻,出版,广播,电视,这些个职权范围没一个跟papi酱有关系的。发个小视频还能成新闻出版了?这是公权力之手伸的太长的一个典型范例。 papi酱广告招标这事,是网红历史上的第一人,这件事,被罗胖和投资人炒作成为「一个里程碑」,一个重大的事件。意义之一,就是央视大老爷专属的赚钱方法,不再是媒体大老爷的了,我们草根网红,也可以搞!全球第一! 广电:什么?我XXX(不能说的词)??你XXX(不能说的词)的准备搞广告拍卖?你怎么不上天呢? 这种新生事物,这种从电视台抢流量抢钱的事情 ,绝对不能在我大老爷的眼皮底下发生!今天你一屌丝女搞成功了,以后还有得完吗?王大锤也要拍卖了,微博大号都拍卖了,微信公众号也拍卖了,知乎上的轮子哥、奶爸、假外国人也都能拍卖了,大家都不看电视了,都给你们送钱去?罗胖还在那里吹嘘要产生「新媒体的标王」,听起来格外刺耳好不好。你们都!想!上!天!!! 话说有广电这种巨型流氓的存在,真是电视媒体央视们的幸福。你看优步打车出现的时候,管出租车的部门就没有这种力量,无法干掉 滴 滴优步。当淘宝出现的时候,管商铺的搞工商的就没有这种能力,把网络卖货淘宝京东给干掉。 但是广电行啊,从道德上下手,毕竟还是太容易了嘛。你一网红,粗俗粗糙就是你的DNA。从哪里不给你找点理由呢。 你们应该感恩,因为广电大爷并没有说弄死你。你用一个月整改整改,还是可以上线的嘛。 只不过在你准备要搞拍卖的时候,把你的钱掐了。让你搞不成。 广告主都是看风向的,一看这架势,哪还有人来参加拍卖,一溜烟跑完了。 徐小平跟罗胖本来以为这一顿拍卖,投进去的钱基本就能赚回来了。可惜,这么老谋深算的两中年男人,把中国的政策风险漏算了。

夜夜夜夜的空

夜夜夜夜的空

广电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做一件事情:谁火,就禁谁。 一般来说,能够在市场上火起来的文艺作品,往往是击中了某种社会大众心理。而这种心理,通常是站在草根的立场上,以庸俗的手段、戏谑的姿态,藐视权威,藐视精英的。 这就不和谐了。 这会让某些位居殿堂的精英们很不爽。 当然,如果你的影响力很小,无关痛痒,也就罢了,一旦红到一定程度,精英们必然警惕。 他们也心知肚明,这种一禁了之的方法太粗暴,对文化产业的发展是一种摧残,是在开历史的倒车,但他们仍然不得不禁—— 如果这个时候不禁,在市场机制下,就会有越来越多的投资者进入,迎合这种社会潮流,干柴烈火红透天际,这种影响力的后果将让掌权者们坐立不安。 徐小平说:“网红是不需要权威来赋权的权威。” 太天真了。 一个反权威的网红!你将papi酱捧起来的同时,就已经将她推到了权威的铡刀下,命运在那一刻已经定格。 或许,经历这次事件,网红生意的泡沫是要被刺破了。 每次这种事件的出现,都让人心痛,也是自干五们无法回避的逻辑死结之一:中国经济的升级,需要文化、科技的创新和自由,但我们的社会制度,又极力的反对这种创新和自由。 没有自由,文化和科技的创新就被束缚了,失去了竞争力,经济无法升级,“和谐”的局面也将很难捂得住。 这个矛盾,迟早需要精英们面对。

尺言

尺言

作为网红散布一些不利于社会稳定的偏激言论呗。早在她发那些用各种手段讽刺别人行为和讽刺其他明星的时候就觉得她应该被封了,作为网红应当对自己的言论负责,可能有人觉得她发的东西很搞笑很切中肯綮,然而如果你是被讽刺被批判的那一方你绝对笑不出来,把欢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行为在什么时代都不能被接受。网红不管素质如何都应该以传递正能量为根本,不是说什么不带脏字整天宣扬国家好政体好才叫正能量,起码内容要让所有人觉得舒服不牵强,因为没有人会喜欢一个成天靠诋毁别人为生或者强行搞事没话找话的人。估计在广电看来这样偏激不端的言论还能吸引大批的观众已经跟邪教差不多了吧,所以封杀也是早晚的事。不要说什么她是什么网红中的清流,说清流顶多我也只承认她不是个整容脸而已,实际上网红的人生追求永远只有一个,就是炒作,就是火,清流也不过只是人设而已,她越是说些抨击别人的哗众取宠的话,越有些没头脑的人觉得娱兴之余还有人跟自己想法类似所以才会很喜欢,然而这反而形成了一个暗黑思想的发泄口。笑笑之后看到有人跟自己类似的想法之后,没有几个人会反思这样的想法到底对不对,反而是让得到确认的怨念加强,更加鄙视那些被抨击的一方。这在心理上无疑是存在潜在危害的。说这么多,希望某些有本职的网红做好自己的本职,不要再哗众取宠,还网络一个清静。

啊啊萌

啊啊萌

其实哪边都有错,没什么好说的。现在大众看问题太容易被引导了,没有主见这是很恐怖的事情。我也经常上网,如今网络上很多言论是很不负责任的,确实很容易把没有自己思想的人带到沟里去。还有便是无明的欲望在作祟,很多人觉得自己工作了多久多久就应该放松放松,看看直播打打游戏,多少时间就过去了,真的放松了吗?不见得,因为这份快乐是很空虚的。如果人人都有主见,客观思考下问题,通过日日精进的方式放松身心,政府如何做也不会难堪了。身心都是一体的,放纵欲望只会激发更深的欲望。我们一生都在修行,走过的路看透的景,可还有意思?唯有前进才是真。

粉色学妹

粉色学妹

不谈国事,我来说一说水深火热中的美国人民。今天,我来说一个近的不得了的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判例: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 v. Fox Television Stations, Inc., 556 U.S. 502 (2009). / 567 U.S. ___ (2012). 即福克斯电视台诉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一案,于2009年和2012年两次上达天庭。此案因发生在2002年的一件小事发酵,经美国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立案,在2007年左右成功吸引了最高法的注意,遂予复核。首先来简要说说双方。福克斯电视台由邓文迪的前夫默多克一手创办,是一个亲共和党的电视台。他们的政治倾向是如此的昭彰,以至于奥巴马在白宫段子晚宴上可以公开调侃他们。奥巴马同志深情地说道,“共和党金主科克兄弟今天也来了,但是和往常一样啊,他们总是搞一个暗搓搓的右翼机构当掩护——你好,福克斯。” 那么这个联邦通讯委员会呢,学经济的或者学法律的大概都很熟悉,是一个联邦政府机构,由1934年国会的通讯法案创立,负责给美国的媒体们发牌照,规定他们可以播什么。该机构的委员均由总统亲自提名,并由参议院通过。从其职能来说,等同于美国的广电总局。对于本案,双方都可以说是下了血本。原告律师为奥巴马曾经工作过的律所的执委会主席,被告律师为美国司法部副部长。那么到底,这个案子讲了什么呢?事情很简单。2002年福克斯电视台转播告示牌颁奖礼,某歌手在直播时讲了一句“操他妹”(Fuck 'em)。这本来是没有问题的,因为广电总局之前的规定里,对于这种孤立的粗口,它是不管的。它只管那种从具体语境来看有意进行性暗示或者人格侮辱等性质更加恶劣的行为。至于这种突发的来不及“哔”掉的临场的(fleeting)粗口,基本属于语气助词,它通常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结果到了2004年,广电总局突然发了一纸行政命令,说你就算只讲一个词我也得管,因为这个下流、不体面(indecent),转过来就要罚福克斯的钱。以后要是在转播中没能把粗口”哔“了,继续罚。福克斯也懒得跟他争,当然更不能贿赂人家。行,咱们上法庭。到了法庭上,争论的议题很简单:广电总局这一纸命令有没有效力?从福克斯的角度来看,至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关乎广电总局的权限问题:即作为一个行政机构,它的管理条例能不能这样不打招呼,想改就改?第二个,这个命令本身是不是违宪(即宪法第一修正案赋予人民以言论自由)?下级法院判了福克斯赢,说广电总局不能随便改,你是政府机构也没用。想改就改是不行的,这是随意和任性的(Arbitrary and capricious),所以第一个问题上广电总局就输了。广电总局不服,就第一问上诉,一路上到最高法(2009年)。在这一回合中,最高法以5:4判定通讯委员会胜诉。多数意见由今年仙逝的斯卡利亚大法官撰写。最高法的判决书讲的东西比较形而上了,我就不详细重复它的这个理论依据。总的来说,最高法认为广电总局并没有随意和任性。作为一个联邦政府机构,它有权作出这样的管制。行政机构的决定,水平高不高,大家是不是喜欢,我们管不了。但各位想必已经发现了,最高法的这个判决只回答了第一个问题,并没有回答第二个问题。事实上,斯卡利亚大法官明确在判决里说:我们基于第一个问题就已经可以驳回下级法院了,所以我们不讨论第二个问题。这需要专门说明一下,最高法有一个宪法回避原则,即只要能不讨论宪法的,就不讨论宪法。国之重器,不动就能解决问题的,一律不动。那么驳回到了下级法院之后,下级法院就开始讨论第二个问题,并全票一致通过:广电总局违宪(违反第一修正案对言论自由的保护)。广电总局又不服,就第二问上诉。三年之后,也就是2012年,本案再次闹回最高法院,是为第二回合。那这次没办法了,既然是一个宪法问题,就得搬出宪法的尚方宝剑了。这次,由肯尼迪大法官代表整个法庭撰写意见:在第二个问题上,最高法全票通过:广电总局违宪(违反第五修正案对正当程序的保护)。当然,这当中值得提到的一点是,最高法并不是基于第一修正案,而是基于第五修正案做出的判决。这个原因是历史性的,主要是因为最高法在1978年的判例中就说了,广电总局要管电视上的用语规范,这个事情我们不准备拿第一修正案(即言论自由)来压你,不然你什么都不用干了。但是,其他修正案里的正当程序要求(Due Process)可以管你,因为你的这个罚钱的方式是如此黑箱(Unconstitutionally vague),你说人家讲的话不体面(indecent)你就罚钱,我们觉得非常危险(如评论中有人指出,这当中本来有一个notice的问题,但不是本文的关注点,所以略过)。作为一个政府机构,你不能想罚谁就罚谁,你必须要讲得非常清楚,你必须有那么一套理论(即正当程序),以什么理由罚他。不能想罚的时候就罚,罚你不罚他,你们这样是不行的。最高法感到安格瑞。 至于正当程序条款是什么,很惭愧,只作一点微小的解释。盖因涉及此条款的修正案,尤其是第五和第十四修正案,实在过于博大精深,虽然只有两页纸,其影响却如此之深远,有第二次制宪之说。在各大法学院,它可以专门开一门课,学分和《刑法》一样多的课。在这里,我原文抄写当中被引用最多的一句话: 第五修正案(1789年): "[N]or shall any person . . . be deprived of life, liberty, or property, without e process of law." ("任何一人,不经正当法律程序,不得被剥夺生命、自由或财产。") 第十四修正案(1868年): "[N]or shall any State deprive any person of life, liberty, or property, without e process of law."("任何一州,不经正当法律程序,不得剥夺任何人的生命、自由或财产。") 重要的话说第三遍:不经正当法律程序,不得剥夺任何人的生命、自由或财产。美邦蛮夷之国,自废除黑奴,到种族平权、教育平权,再到堕胎、同性婚姻,甚至到选举纷争,其法理全部都可诉诸该表述。而这么多的聪明人,花了先后十年的时间和数不清的资源,真正要争取的,并不只是在电视上说一句“操”。 任何组织和个人都必须尊重宪法法律权威,都必须在宪法法律范围内活动,都必须依照宪法法律行使权力或权利、履行职责或义务,都不得有超越宪法法律的特权。——《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通过)。

推荐游戏